湖北鄂州雷山医院新冠肺炎治愈者达100人
来源:湖北鄂州雷山医院新冠肺炎治愈者达100人发稿时间:2020-03-30 19:00:36


有人房间的墙壁斑驳不堪;有人床单上出现虫子的尸体;有人浴室的马桶堵了;有人房间水龙头放出来的水都是黄色的,根本无法洗漱;有人房间的热水供应出了问题;有人吃的盒饭里出现动物的毛发......

“秉持‘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携手共商、共建、共享廉洁丝绸之路,持续为‘一带一路’建设保驾护航。”

进到房间后,闹心事儿就一件件来了。她接着说:“房间里有两个床铺了床单,但两个床单上全都有血迹、菜汤、尿迹等奇奇怪怪的痕迹,上面一层灰,还有异味,你一闻就知道是之前客人睡过的,很恶心,完全就是睡不了的。”

随后,观察者网分别致电天津市市民服务热线和天津市卫健委问题反馈热线,也都没获得直接回应。

“床单上全都有血迹、菜汤、尿迹......根本睡不了”

郝同学说,她从入住之后就没有人过问过她的体温情况,每天自己量体温,全靠自觉。“我发烧了是自己打电话说的,他们是不会来问你的。我今天从早上开始发烧,一直都是我打电话跟他们说的。他们记录下来,后来打了一个电话问我怎么样了,再后来就没打过了。”

2020年3月27日0-24时,新疆(含兵团)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0例。

郝同学提供的酒店温馨提示显示,这里的集中观察房间收费标准是240元/天,每天早中晚餐合计50元、85元两档可选,订餐周期14天。

在获悉郝同学的这一情况后,观察者网28日下午致电奥蓝际德商务酒店询问相关情况。前台工作人员称,他们现在是政府征用的酒店,想了解什么信息的话得找政府。

入住第一天晚上的床单问题,到底没有解决。郝同学说,酒店里的医护人员让她打酒店人员的电话,酒店人员说他们进不去,实在没办法帮她解决这个问题。“那个晚上我只能将就,我就自己垫着衣服睡的觉。”